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腳本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前往線上報名
:::

【媒體專訪】「女生跳什麼Breaking?」霹靂舞國手程聿寧:想證明不比男生差

2021/09/24
【媒體專訪】「女生跳什麼Breaking?」霹靂舞國手程聿寧:想證明不比男生差

「女生跳什麼Breaking?」霹靂舞國手程聿寧:想證明不比男生差

 

穿著鬆垮棉質上衣、滑板褲,她隨著強烈的節奏頓點舞動身體,待適當時機一到,俐落蹲下身子,用手撐住地板,流暢搬演出風車、手轉等高難度地板動作。不等旁人回神跟上,她已定格姿勢、完成表演。

 

今年23歲的程聿寧,是2020霹靂舞國手選拔積分賽女子成人組冠軍,過去也曾在多場霹靂舞(Breaking)賽事奪牌。

 

誰也料想不到,跳起舞來野性、力量感十足的她,7年前剛接觸舞蹈時,可是被老師直接點名「肢體不協調」的人選。



 

程聿寧和舞蹈的緣分,是從進入莊敬高中表演藝術科舞蹈組就學開始。跳舞之於當時的她,是未曾踏足的陌生世界,她憑著「沒嘗試過,覺得有趣」簡單想法,一腳栽了進去。

 

相較於其他初學者,她一點都不算有天分。最一開始,學的是HIP HOP、女舞等舞風,她坦言:「都學得很慘啊!我的肢體不是很協調……老師也直接跟我講:『協調能力不是很好』。」正因明白短缺,她更認真練習,「都學了!就覺得要好好學。」

 

採訪過程中,程聿寧用字遣詞、陳述方式都十分簡練,鮮少吐出結構、語意複雜的句子,一如她對待熱愛的事,總是純粹且專注。



妳是女生,跳什麼Breaking?

 

學舞之路一開始雖走得艱辛,卻也算是風平浪靜,直到一名老師宣布要「無償教學」、推廣「B-Girl」風潮後,她就此踏上荊棘之路。

 

抱持「可以試試看」心態,她加入了老師開設的Breaking班,不過,在Breaking長期被男性稱霸的舞界裡,她的選擇招來許多反對與批評,原來要站在同一陣線、搖旗加油的親朋好友,一夕間站到對立面。

 

「妳是女生,跳什麼Breaking?」、「妳已經是初學者,什麼都不會了,為什麼要跳一階學這麼難的舞風?」、「一個女生好好的,幹嘛要和一群男生夜練?(凌晨2時到早上6、7時)」

 

不過,排山倒海的質疑與挑戰,並沒有將程聿寧狠狠壓垮,她為了證明「試試看也沒什麼不可以」,還和家人掀起一場家庭革命。

 

這場革命似乎在「溝通」和「獎牌」次數增加下,正式劃下終點。為什麼敢這樣猜測?從這次她摘下國手選拔積分冠軍,媽媽與有榮焉在臉書上傳獎牌堆、獎狀照片恭賀,就可了解一二。





不是天生舞者,更要拚命努力
 

她知道自己不是天賦異稟,所以練得比誰都認真。高中到大學期間幾乎每天夜練,「練到早上6.7點,睡一下起來,下午2、3點再練,晚上繼續上課。」

 

大學畢業還是和舞蹈寸步不離,下班後就是到舞蹈室報到,「星期二、四、六晚上7時到10時上課,我下班後5點多就會先去;禮拜三、五團練,一跟日雖然沒有課程或團練,但我還是會去練舞。」

 

即使是感冒發燒,或是去年2月摔斷手須包紮療養期間,她也照樣準時報到,「可以去聽老師教學、抄抄筆記啊!」



Breakdance 不是男人的世界
 

然而,即使已經贏得掌聲,也備受專業舞者肯定,程聿寧始終覺得自己「還不夠」。這份自輕與Breaking界的性別絕對失衡有關,「我總會覺得,因為是女生,所以很多標準沒有那麼高。」

 

當她在一場B-Girl比賽摘得亞軍,她不是振臂歡呼,而是錯愕「喔!我原來可以這樣」,再來狠狠大哭一場。她很開心被肯定了,卻也害怕「先天限制」成為寬容自己的理由,對於一個渴望高速進步的舞者而言,這場看似公平實則不公平的比賽,比起練招失敗更讓人無力。

 

這抹陰影時常讓她萌生放棄念頭,但每到關鍵時刻,總會出現不能放棄的理由。某場比賽中,評審恰巧是高中同學,「我跟她並不熟,但她從多人中選擇了我,還跟我說:『看到妳進步很多,很感動。』」她至今難忘當時的感動與欣喜。

 

舞團來來去去的新人,也幫助她無數次喚回初心,「看著那些埋頭苦練的新人,我就會想到當時的自己。」即使再徬徨、練不下去,回家後睡一覺,隔天還是走向練舞室。

 

關於未來期許,程聿寧語氣有些用力:「希望可以在B-BOY比賽晉級,證明我不比男生差。」

 

相信在某一天,她肯定會輕鬆甩開陰影,高高地將自己撐起。
 



圖 片 集